四川旅游资讯LOGO
[原创]草堂记忆:杜甫草堂游记
相关文章>>>>

  成都的杜甫草堂,去过三次只是匆匆而过,这次偶然又去成都,并没有其它什么事,我决意仔仔细细看看这个被世人传颂千古的圣地。
  想象草堂该是在一个乡野村庄,有些遗世独立的感觉的,其实现在的草堂座落在一条满是宾馆饭店的繁华街上,交通繁忙,我有些疑惑,但很快就想通了,也许以前这里真是乡野村庄的,只是现在把村庄变成了大街而已,再说哪里的名胜古迹又不是被这些人造的繁华包围的呢?草堂被夹在两幢高高的饭店中间,显得很不协调,草堂是这么的寒酸,又这么窘迫,站在门口想,如果当时老杜住在这样的环境中,还会那么诗兴大发地留下这么多诗来么?后来我才知道,我进的那个门其实该是草堂的后门或者侧门了,但这并没改变我对草堂最初的感觉。进得门去有个小池,正在灿然盛开着一池淡黄的睡莲,薄得好象透明的花瓣,让人垂爱不已,太阳星星点点洒在花的边缘,象镶着一圈发亮的珍珠,睡莲静静地开,并不因谁人旁物而改变。我轻轻地走过它,唯恐人来鸟惊飞。
  我从小就有个习惯,喜欢收集门票和一些纪念券,闲时自己把玩,很有意思,所以走到哪里也不忘把门票这些收集起来。草堂的门票很单薄很简单,甚至有些简陋,绿色的底,上面写着两句郭沫若的诗,世上疮痍诗中圣哲,民间疾苦笔底波澜。我撰着它走到检票口时,还是嘱咐她,你替我撕好一些,我要留起来的。
  草堂的小径好幽,满目的竹香,小风吹来,飒飒作响的竹叶散发着清凉的感觉。似乎成都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么悠闲,走过很多成都的老街都是两边种满了梧桐,枝枝叶叶把两边的树连接在了一起,远远看去好象走在一条条拱形的路上一样。看样子成都人也是很会享受的,草堂小径的树荫下都设着石桌石凳,不是在玩麻将就是玩扑克,虽然很煞风景,不过我认为很正常,谁都喜欢美丽的景致,在这种好风景里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也无可厚非的。我私下里猜测那也许都是一些成都人,如我一般的外地游人,来了只想看看好的景致,没有可能傻到把时间浪费在这些牌玩上。
  再往前走,曲径旁,一池荷叶正亭亭,站在阳光下仔细揣摸荷叶的每一丝粗粗细细的脉络,绿得深深浅浅,让人的眼光总是离不开它。只是很可惜这个季节没有荷花,找来找去,满池的荷叶中连一朵荷花也看不见。在池边走来走去,换了很多的角度来看荷的叶,都是那么完美。突发奇想,如果我有一片池塘,不管多大多小,我都会真的想有荷的。
  一路经过了好多画廊,似乎别的地方没有这样多的画廊或艺苑什么的。荷池里没有荷花,可是画廊里的荷倒是多啊,墨荷清荷,大写意小写意,画尽了荷花的清越风姿,看来看去,也有些大同小异,倒是有幅荷花画得很让我感动,其它的荷花的叶子大多是画的脉胳清晰,绿绿的,即使大写意的墨荷也看得出来荷的生气,但是这幅就是画的“残荷”,谷黄的荷叶是倒垂的,似乎荷叶让荷的茎不堪重负,低下了它的头,白色的荷有一片花瓣斜伸出来,有些楚楚可怜的绽开着,比不得那些荷的多彩多姿,却是无法言说地打动了我。
  画廊的老板见我看了很长时间,主动过来问我是不是想要买幅画儿,我只是简单地说,看看。我讨厌他们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是买和卖的关系,我也讨厌自己老是这么傻乎乎的天真,世界上并不是有那么多的知音,所以如果不是买和卖的关系,我就永远不可能得到这副画,但我总还是认为现实和世俗有很大区别的。

  一路漫想,也就走到了草堂旧址前,站在门口看了很久,却是没有进去。我希望还是保留它在我心里的古老和历史,后人已经把它破坏得没有剩下什么可值得怀念的东西了,可它在我心里还是有着一如往常的诗情画意。并不遗憾没有看见它的真容(其实现在再看的也不是它当时的真容了),倒是怕看过了才会真正的遗憾失落的古意。
  很平静地沿着盆景园窄窄的小路走着,窄窄的小路望上去却也能看见广阔的天,抬头望见树叶间斑斑驳驳的蓝天和白云,心情还是很好。
查询